這週末讀了兩本書
一本是葉石濤的文集
另一本是陳玉慧的海神家族
這兩本我都非常喜歡


IMG_0026.jpg

葉石濤是前陣子去世的台灣文學作家
其實我對台灣文學只能說一知半解
不過看在他的評價蠻高的
我就從最愛的a room咖啡店書架上取下這本書
讓它來陪我度過週末的下午

題外話
a room在台南市的神秘巷子裡,是我最愛的咖啡店 (去n次了)
是一間古老的日式平房裝潢出來的
和窄門同樣是老房子改建的店
但會去那間店的人和去窄門咖啡店的明顯不同
窄門裡一堆年輕孩子,在裡面拿照像機閃來閃去
而且她們通常一下就離開了
而去a room的客人包括我往往都是在那一坐半天
有的人拿著NB,有的人去它的書架上拿書,有的人只是端著咖啡聊天
這裡是我最愛的角落,在那我看到我的夢想居然有人已經做出來了
除了高興更有一份我也不能輸他的想法

在日式房子裡看葉石濤是命中註定的
書中文章就是從日據時代的故事講起
那時真的覺得我好像就處在葉公的身旁
(葉石濤也是住在台南)
與府城同回到黑白相片中的那個年代
窗外的午後陽光落在我的書上,隨著樹葉搖晃
在光影搖動之間,紅磚圍牆外的府城已經後退了70多年
我走進了泛黃的照片中

IMG_0029.jpg

讀後才發現
原來台灣有這麼好的作家
被我們拋棄在教科書之外
那天下午,我讀這本書讀到發抖
因為裡面的文字太有力量了,而我又把自己投入的太深
甚至都可以聽到自己心臟的喘息聲

在書中
我看見生命的力量,一股強大的生命力如梵谷的向日葵
還有赤裸裸的人性,貪婪,背叛,恐懼,情慾
還有人與人之間的關懷,發自內心的生死關懷
看到了無奈,當人們面對時代巨輪時不得不屈服的無奈
看見了掙扎與絕望,在那個人荒謬存在的時代為了存在而存在
在苦中作樂中對這個世界提出抗議

離開a room後,我在東門園環旁的舊書店
在那裡帶回了同一本葉石濤集,還有陳玉慧的海神家族
讀完陳玉慧我知道林懷民說的沒錯
陳玉慧的文章是看得到"靈魂"的
比起來,葉石濤的文章還算平和多了
可能是因為那個年代不能亂寫的關係

我懂了
要有焦苦的心靈才能產生如此有生命力的文學
一個壓抑到快爆炸的靈魂尋找出口
他找到了筆,用文字在幻想的世界大哭一場
這種文字,沒有那種靈魂是學不來的
相比之下,我從前讀過的散文味道淡多了

朱天心,張曉風都寫不出這種文章
她們有豐富的國學常識,處處引經據典,詞藻優美
但就是沒有這種受苦的靈魂
席慕蓉也寫不出來,她詩中的愛情都太夢幻
如同春天草原的花開花謝,美麗但脆弱
余光中是我很愛的作家,他也寫不出這種文章
儘管看他的文章是種享受,我可以一路讀下去
如同聽莫札特的土耳其進行曲
但不會有聽貝多芬的交響曲那種被海浪拋起的感受

這就是所謂的 "台灣文學"
沒有華麗的文字,但是卻充滿生命力
可能讀起來會讓人心情沉重
想到這,我再次想起了梵谷,他當初不也是這樣嗎?

我在舊書店的櫃台前,一個聽說是教授的先生問我
"小弟,你對台灣文學有興趣嗎?"
可能是看我一口氣拿了六七本陳玉慧,葉石濤,吳濁流的關係吧
我愣了一下,呆呆地跟他說 "沒有阿,就都要看一看阿"

走出店門,我才想到我心裡真正想講的話
不,我喜歡的不是"台灣文學",而是單純的 "文學"
好的文章是不分地域的
有一天,人們會發現這些作家的光芒是如此耀眼

推薦給大家~~



ps.還是覺得很對不起a room的老闆
我只點了一杯120的曼特寧就在那邊佔著位子4小時不走
週六的下午不斷有人推門進來,然後發現客滿後失望離去
好吧,下次去那邊喝他們的比利時啤酒報答他好了


創作者介紹

hardin's blog

hard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