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余秋雨送給讀者的座右銘


"人生太短"

他說 "與謬誤辯論,很可能獲得真理; 與無聊辯論,只可能一起無聊"

想想也是,有些無聊事情是沒有爭論的價值的

----------------------------------------------

前幾天上社區大學的課時
老師提到了一個概念 "旅人與樹"
(他說他想把這當作他書的標題, 希望他能快點出書)
雖然他沒細講,但從他放的電影片段中,我大概也猜到他的意思了

樹 是固定在地上不動的
當人習慣了社會上的一切,把根紮在地上,他就變成了一棵不動的樹
樹人或許也自在快樂, 他擁有他熟悉的一切, 他可以長命百千歲
靜靜地在那看藍天與蒼林

而另一種人是探險家
他會拿著地圖認識這個世界,有一天,如果運氣好
他能走到地圖的邊緣,接著勇敢地探索未知
下一個探險家將尋著他新畫的地圖前仆後繼

樹會笑旅人
像我這樣平平安安的過一生有什麼不好
為什麼要去冒險

旅人無法回答
或許這是旅人的天命,必須不停的往前
如希臘故事裡的伊卡魯斯飛向太陽然後墜落
在他的血液裡自然有股力量在趨使他

他知道 人生太短
短到沒時間可以爭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rdin 的頭像
hardin

hardin's blog

hard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