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于莫拉克颱風過後




我想住在北部的人很難想像這次南部的風雨有多大
就如同我沒辦法想像身處淹水區的鄉民這幾天是怎麼過的一樣

昨天只不過在愛買超市多待了一下,我就回不了善化了
冒險殺出一條路的過程太可怕就不提了
總之在筋疲力竭的夜晚,我逃進了成大旁因整修房子而暫租的小套房

打開電視才發現這次水災是如此嚴重

所有我能回家的道路全部淹水了
高速公路從麻豆開始連續4個交流道(麻豆,善化,新市,仁德)下去後全部在水中
省道也是,台1,台19..

今天早上聽到朋友被困在省道上的7-11,一夜沒睡車子還泡水
才發現自己是幸運的
我有溫暖的被窩,可以洗個熱水澡,躺在床上看著新聞台不斷播送

電視裡看到偏遠的地區水淹過了二樓,新聞台不斷拿已過時的淹水畫面告訴大家多可怕
又有誰能告訴我現在那裡是災區,那條路是斷的?
還有金帥飯店倒塌的那幕如同電影般的情節不斷重播
讓我不禁懷疑起新聞的目的到底是為了傳達災區的訊息
還是只是讓有錢人能夠坐在舒適的沙發上發出嘖嘖的聲音
人性真的是人溺己溺嗎? 還是只是把同情掛在嘴邊偽裝自己的嗜血
就如同大家喜歡看火災,看房屋倒塌,看成群車輛泡水難道真的是同情嗎
我也檢討起自己的同情心,真的是同情嗎

同一時間,台北市正在舉辦張惠妹的聽奧演唱會是多麼諷刺的對比

心中浮現杜甫
"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

住那些淹水區的人,大多是社會上的較弱勢的窮人
有錢人都住在地勢較高的房子,淹起水來怎樣都淹不到
想到我昨晚舒服地躺在台南市東區精華地段
原來,我也變成了躺在那發出嘖嘖聲的一份子
不禁汗顏....
那些同樣台南市在安南區飽受淹水之苦的人們
那些新化鎮,麻豆鎮,或是林邊,佳冬的災民
在一片黑暗中等待救援
而我憑什麼能坐在那欣賞別人的不幸?

我想杜甫那時心裡也是同樣地一股恨吧
恨不能改變這一切
空有一眶熱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rdin 的頭像
hardin

hardin's blog

hard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